I'm not a propa

(圖說:請看文末注釋)

最近因為要舉辦攝影展的緣故,與高醫圖書館經常接觸,
上週閱覽組長提供我一個做設計/輸出/印刷廠商的名片,
公司名字叫「梵谷」,
但這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重點是名片上的業務小姐名字─「鄭緋聞」(化名,但本名唸起來很像)
我ㄧ看到這名字就有印象,
因為以前我們系刊就曾經給「典藏」這家廠商印刷過,
我接觸的那個業務小姐好像就是這名字,
(這已經是六年多前的往事了)
而以前高醫校園的官方出版品(DM、校刊、校友訊息刊物、活動場佈等等)也幾乎都是給「典藏」在處理的。

週五我跑去「梵谷」要估價,沒想到鄭小姐不在,
公司小姐打電話,發現鄭小姐她人正好在高醫,在弄隔天一個大活動的場地佈置(所有輸出物都是他們做的),
一到學校碰面,她劈頭就說,耶!你很眼熟!
(這是她真的記性好,還是業務個性使然,愛裝熟,這就不得而知)

我說對,妳也是!妳以前是不是在「典藏」?
她連忙說對,
我說我們以前系刊都找妳印的,
然後她說:「哇!果然我也會老,你也會長大......」
(耶,其實我抓不到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但我想應該是說,「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歲月催人老」之類的涵義吧)

不知道是運氣不錯(剛好她人也在高醫)還是怎樣,
那天沒三兩下,就把本來有點複雜的攝影展展場的輸出、文宣製作物幾乎都搞定了,
果然還是遇到熟人好,那天談完一整個心情很好,
但這也不是我要講的重點。

重點是,我之前也剛好有注意到,現在高醫的文宣品,怎麼都給「梵谷」(還有另外一家)做,
(以前都給「典藏」)
因為一般來說,沒有特別的原因(老闆跑路、印刷廠火災等等)這種印刷的合作都不會輕易的更換,
因為「默契」是最重要的。

重遇鄭小姐,我的疑問就一掃而空了,
原來業務都跟著她跑了。
「默契」是建立在某人與某人真實的互動上、
「ki mo chi」也是發生在某人與某人實際的互動中,
簡單說,「公司」並不重要(印刷這種東西價錢也不會差太多),
「品牌」並不是建立在「公司(的名字)」之上,
而是公司的「人」(員工,尤其是「業務人員」)。

我也並不是要告誡各位老闆,
千萬要善待您的業務人員之類的話。

而是我們常聽到「品牌」、「履歷」、「競爭力」這些東西,
但未必會“體悟”(不只是“知道”,還要有真實“體驗”)到這是什麼東西,
「品牌」,不是名牌,不是跨國企業才有資本在搞的那種東西;
「履歷」事實上是比學歷更重要的東西(台灣社會應該會慢慢走出「科舉」的思維),它把生活經驗寫在個人歲月裡,不是寫在白紙黑字上;
「競爭力」,就是你得去製造/創造自己讓別人無法取代、有差異性的東西......

當然,我也不是在寫企業管理的文章,
只是也突然想到,本來應該是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碩一暑假,
突然跑來了一堆事(三份是有微薄酬勞,還有其他是無酬的),
但有酬的工作都是事情來找人,不是人求事。
(我怎麼會自己主動去找工作呢?過了這暑假,就再也沒暑假了。下個暑假就要準備考試、論文。畢業後工作,也沒有暑假這種東西了)

希望有天,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品牌」!

註:
圖說─「Pfizer」應該知道是什麼吧?就是有名的「輝瑞」大藥廠啊!不知道「輝瑞」?那總知道「威而鋼」(Viagra)吧?對!這就是生產威而鋼的大藥廠。這是藥商送給我朋友的扇子,後面有一張表,表列幾種「香蕉」的形狀,教大家區分何謂「舉弱男」!哈哈!

(聽不懂得人,請寄mail詢問,以下內容要馬賽克)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d
  • 真想要輝瑞的.......扇子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