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河(陳世憲)

重新又撿回了「暑假」這種東西,
很多朋友都趁夏天出國(玩樂、志工服務等等)。

我還是待在島內,
一來沒錢;二來要賺錢。

但是,我還是有意無意的安排一些旅程,
別人旅行、安排行程都是以地方(place)、景點為考量來規劃,
我是以「人」作為標的─是起點、是中點,也是目的地。


七月初,就拜訪陳世憲(在高雄的住處)。
這是在吃飯喝酒攤認識的朋友,李導的朋友,
書法家,第二屆「金甘蔗影展」的題字,
生祥的「我等就來唱山歌」、「菊花夜行軍」、「臨暗」這些專輯封面的字都是他題的。

以書法的本土化作為畢生的職志,
台南縣白河鎮人,將老爸的豬圈改成為工作室,
在白河生活、觀察蓮花、人物、寫字,
偶爾兼演電視劇、廣告,日本演講,國外參展等等。

出過三本書:《非草草了事》、《荷年荷月》、《愛情書》
我說,你的書,光是在書店分類就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以誠品書局的分類為例,
究竟該放在藝術類的「書法」當中(但是旁邊的書都是「中國」的東西);
還是放在「台灣研究」、「台灣文學」這類;
還是放在大塊文化的圖文書那類(跟「幾米」當鄰居)?

我們聊到台文小說的問題
陳說,我的處境更邊緣,
我不認同內容空虛、崇尚中華文化五千年那套,但寫書法的人幾乎都是這套,我跟他們有所區隔;
但認同本土的人卻說,光是「拿毛筆、沾墨、寫字畫畫」這件事,就是“中國”的文化,
光是在「工具」本質上就被質疑了,不管你做什麼、怎麼做都不對,不被肯定與認同。

去拜訪那天,他剛完成了一幅字:「右武衛兒童合唱團」,
那是幫朋友的合唱團寫的,
這八個字用黑色的墨水寫,然後這八個字中,都有一橫是用紅色的墨水寫,
所以遠遠看起來,這八個字紅色的那一橫,高高低低的,
陳世憲說,那是音階!
哼起來就是「嬰仔嬰嬰睡......」的曲調(「搖嬰仔歌」)。
他說因為朋友太太就是在帶合唱團,
然後她的老師就是寫這首歌的作者─呂泉生
所以陳去找呂泉生的歌來聽,
這樣的表現方式,是聽完歌後突然產生的靈感。


在《非草草了事》這本書裡,有一篇「白河」的文章我很喜歡,
這篇的大意是說,台灣有「白河」這地方,日本也有、中國也有,
甚至連美國都有「White River」這個鎮名。
雖然每個國家的「白河」名字由來都不同,但都叫「白河」!

這篇文章的末段說:
「地方是地方,本土是本土,但是小地方有大思考,本土是世界的本土,當我建構了這樣寬闊的白河,消除了很多思維上的死角,當我面對自己對書法生命的未來性,以更寬廣的視野來創作,源源不絕的靈感自然取之不竭。」


 

非草草了事(陳世憲) 

cynthia.jpglovepassport.jpgtravel.jpg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