裱框


這不是「再見」!
(這不是一支煙斗!)

因為好像不需要道別
台南到高雄並不遠
我們也的確(應該)會再見面

昨天才發現,原來林良恕也認識你
今天你告訴我說,對啊,你們很熟,是張老師時期的同事!

世界真的不大
去年2月跑去泰國認識了你的前同事(好友)
4月來到西子灣面試研究所考試,你坐在教室裡發問
為什麼想念哲學?你這樣大哉問
我用了一套「打架與練武」的招式來回答
不知道這太極拳套路有無擋卸掉問題
但不管如何,這是我現階段真心想玩的武功

今天的通識課最後一堂,各組學生呈現各自做的動畫
這些非相關科系的大學生,做出令人驚艷的作品
你點的野火開始驟燃
又是一場精采的show time

所上的選修課
則是在「團體動力」式的問答中結束
在中山教職的最後一堂課
你還是各種疑難雜症有問必答(當然也有閃躲,但這也是功夫)的回應
這就是龔老師!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課,依然熟悉的味道

這學期最後一次的必修課
你引了「日日移動的腎形石」(《東京奇譚集》,村上春樹)男主角淳平的話
所謂的職業,本應該是一種愛的行為,可不像是那種為了方便而結的婚。
來提點我們
愛智之學
重點在「」(而非在「智」)
淳平的爸爸說
男人一生中有意義的女人不超過三個
你說我們這輩子真的能愛的哲學家也不超過三個
要好好的和他們談戀愛、和文本談戀愛

那些關於台灣的主體性、關於社會、關於樂生......
每次你講到這些都不自覺的激昂起來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一種「愛」的展現

再見!
雖然這不是真的離別
但此時此刻說的「再見」
是有它歷史條件與時間性在裡頭
有存有論的問題,也有美學的手勢

也只能說,再見!

這不是lomo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lyne
  • 瞎瞇....你也認識龔老師 @_@
    世界真是小ㄚ:P
    我是他在台北上過"身體性"的學生啦(劇場訓練課程)
  • 10
  • 台灣本來就不大
    而且應該說
    龔老師混過的領域夠多、交過的學生夠多
    這樣算來
    我們也有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