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唱歌唱的很爽!

昨天晚上在廟口遇到山杏社的聚會,他們來了很多人,很巧的,上一次遇到
同樣的場合,也差不多是兩年前的這個時候。你知道的,原住民只有有一把
吉他加上酒,就一定是唱歌跳舞跑不掉的,一個簡單的Am、Cm就可以唱到天
亮,偶而唱到一些陳建年、紀曉君、王宏恩的歌,還能多少附和一下,跟他
們喝酒感覺很爽,這種感覺跟兩年前差不多,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因為
這不是歌聲、勇氣、個性問題,而是血液成分的問題......

隔天的禮拜是聖誕主日禮拜,教會的聖歌隊練了好幾首詩歌來奉獻,練唱的
時候只是感覺很好聽而已,但真的跟所有來參加禮拜的兩百多個會眾一起唱
和時,那種感覺真的讓人很感動,有時候都會激動到差一點唱不下去......

合唱,這件事的感動因素,我還正在觀察感受中,這件事,不是同一首歌一
堆人唱就會感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每天早晚點名唱歌時,我不就應
該要痛哭流涕了?
有啦!當兵到現在,有一次唱軍歌覺得“有感覺”,那次是去年的十一月,
那晚大家剛踏進谷關特戰基地的營區,晚點名時,全營唱「空降神兵」,媽
的,因為在山谷的關係,歌聲會有很幽遠的回聲,那種氣勢磅礡、蕩氣迴腸
的感覺,會讓人很“熱血”(其實氣溫不到攝氏十度)......

不知道為什麼寫這些,這種很爽的感覺,本來就無法形容,但還是要亂掰一
些東西,來記錄一下......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