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很興奮的告訴我說,他有一張剪報要給我,後來才知道是某天蘋果日報的
副刊,那個版是專門教人作一些DIY的東西,可能我之前跟他說過要擺地攤
賣一些手工藝品吧,他才想剪那張報紙,而且他拿給我的時候,還指著某
樣東西說,我覺得這個很棒喔......

雖然這份我已經看過了,但是我還是很想要這份剪報,也要好好把他收起來
,其實J很sweet,以前大一進來看起來感覺他冷冷的,而且不認識他的人也
會覺得他有點難接近,不過這種表面的東西,本來就不準。其實平常我們也
不是很常啦蕾、gossip,不過他如果去看了什麼展覽、什麼電影活動有的沒
的,想到都會幫我拿個DM、明信片什麼的,還有像上次我跟他聊到太空蛋椅
(egg chair)的事,隔一個禮拜他就給我一個網址,就是那個設計師Aarnio
的網頁......
其實這都是一些瑣事而已,可能他也覺得沒什麼,可是我就是常會被這些瑣
事所感動,就像人家出去玩寄明信片給我、無聊時打電話跟我說“好無聊喔
!”、心情不好時要我騎車帶他去晃晃、主動說要載我去坐車回營區......
,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就為了這些原因,而把命賣給他們,就像《東邪西
毒》(王家衛)裡頭的洪七公一樣,為了幾顆雞蛋而去殺人......

在我看電影《不見》(The Missing,李康生)的時候,L打電話來,他說沒事,
只是他現在感冒,覺得聲音很難得,想讓我聽聽......
媽的,真是白痴,不過這還滿像他的行為,因為他是無厘頭的外星人思維,
上一次我們講電話是多久前的事了啊?不記得了,我跟他說,他送給我的咖
啡豆,那個罐子已經不香了,但是整個抽屜卻充滿了咖啡豆的香味,之前我
問過他,罐子裡的咖啡豆已經沒有香味了,可以refill嗎?他說不行,誰叫
我把它吸光(幹!關我屁事阿?),不過香味已經從罐子跑到抽屜,但是抽屜
開開關關的,味道總會散掉,他說,那就不要開阿,哇哩勒,一個抽屜不能
開還要它幹嘛阿?算了,反正我現在也很少坐在書桌前、很少打開抽屜......

昨天一不小心失神按錯,把所有outlook裡頭的信都砍掉了,照理說,我應該
會慘叫才是,不過現在卻沒有多大反應,反正,砍都砍了,也救不回來了,
救回來,也不代表什麼、也不會改變什麼,反正記憶這種東西,能砍就砍、能
流掉就流掉、能蒸發就蒸發......
該忘的,硬是用很多輔助的方法、媒介,它也不會住在心裡;
該留的,你硬洗、硬搓、硬砍、硬拔,它都還是會留下痕跡的......

《不見》裡面的陸奕靜猛找孫子,可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存在過?
還是只是他自己以為的而已?

這是我們最大的問題......

--
滿想去看看「福和戲院」,聽說拆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天阿,姚莉的《留戀》真是好聽!


http://www.eero-aarnio.com/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