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蕭泰然音樂節遇到C,不會吧?為了音樂會她一個人從美濃騎車到高雄,
不過照C的個性跟興趣,倒是不難理解......

我常說,C是個“傳奇”的女性,有極高度的熱忱跟行動力,尤其是對於這
塊土地的情感及文學。當同一個世代、年紀相仿的學生把青春耗在教科書、
共筆、戀愛、逛街、KTV...的時候,她已經先後在中女中、台大創辦「台文
社」,種下台灣文學的種子......

政治、法律、社區發展組織工作......,她談著她的幾條路,我開玩笑問,
那何時要繼承家業賣肉圓呢?她說,這是她的第六條路......

在我的觀念裡,路,永遠只有一條而已,只是我們為了生活,常常要看現實
的狀況,把自己暫時丟到某個「位置」裡,不過有時候,不小心陷進去,這
一丟,就是一輩子......

某個層面來說,不是我們去「選擇」什麼,我們都是被選擇的,
用屬靈的語言,可以說這是上帝的恩典、指引、旨意;
用宿命的語言,可以說這是命運、命中注定、老天安排;
用社會學的語言,可以說我們都是在體制下掙扎著、在社會裡流動、
在國家及社會的暴力下生存著;
用叔本華的語言,可以說,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要選擇什麼;
用齊克果的語言,可以說「選擇」帶來的痛苦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
服過役的都知道,我們沒得選擇、沒有為什麼、沒有道理,上面說
做什麼就做什麼,“做就對了嘛”......

在選擇裡,我們被選擇;在被選擇裡,我們選擇......

思考跟行動、理想跟現實、夢想跟生活,在這之間,我們都有千百個不願意......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