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R從宜蘭下來,當然依照“傳統”,得花一個晚上的時間泡在廟口的
海產攤,只要跟他喝再加上我們班那兩個,那老闆娘差不多可以銷掉一桶
吧?大概......

同時,劉老(劉燦勳 解剖科)在旁邊跟山杏社的老學長姊喝,我本來是沒
注意,後來,他跑來我們這桌,直接叫出我的名字,說他認識我,救命阿
!怎麼會這樣子,他怎麼會認識我?雖然我有跟山杏社去他家喝過酒沒錯
,但是他那時不認識我阿,而且他根本也不知道我有去過他家這回事,那
是怎麼認識我的啊?還叫的出全名?!
他是說,從bbs板上認識的,他說只會逛山杏社、阿米巴、高青三個版(哇
,這樣以後不能亂說話了,要收斂一點),我是知道他本來就有逛山杏社
版的習慣,還會回文章(這種行為對高醫的老師來說很少見吧),但是不知
到他還會逛阿米巴跟高青(不過也不難理解),其實我那個時候已經快接近
意識模糊了,不過還是很高興,雖然我知道這種可能只是客套、鼓勵性的
虛幻成就感,過兩天就會“醉意全消”了,但是被劉老認識,心情還是很
好,因為上次去他家喝過酒,就很欣賞這個老師,看到山杏社每個人見到
他都是又摟又抱的,畢業的學長姐在外面事業有成的,也都還是很尊敬他
,一個漢人當原住民社團的指導老師,可以當到這樣已經不簡單了,而且
他是用生命在指導,跟他們一起喝酒、一起哭、一起瘋、一起唱歌,很率
性、很真誠、很可愛、又有童心、又很包容......怎麼在白色巨塔裡,有
這種人在教大體?這是我以前認識他的第一印象......

哈!I很哈他,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他......

唉,不過後來吐了兩次,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家的,沒能跟老師聊到什
麼,希望下次有機會在遇到他......

劉老,謝謝你......

==
三年前吧,第一次在R家喝酒喝到吐,吐的感覺很爽,雖然吐出來的是胃裡
的東西,但是感覺上好像也把心裡的東西、一肚子大便都吐出來了,有一身
輕的感覺,不過吐完隔天就很難過了,尤其是胃跟頭,碼的......
記得那次吐的時候,我還一邊舉著右手,一邊叫著“我是最強的...”,
有時都不太想承認自己真的作過這種事,因為真的太蠢了、太丟臉了,
那時候,還把自己的暱稱改成「高舉右手」,但後來也忘了這件事,只是
有時候整理以前的信、文章時,看到暱稱又會想到,哈......
但「青春」阿,不就是這樣嗎?

喝到吐,隔天真的會很難過,然後都會想,以後不要再喝了,可是我自己也
知道,這不可能,因為,人生的滋味,就是差不多像這樣,
痛苦是一定的、噁心是一定的、難過是一定的、chaos是一定的、mess是一定
的、bullshit是一定的......,但那又怎樣,醒了,臉洗一洗,還不是要出去
面對新的一天,一天又一天......
管他是真的醒還是怎樣,不要去找那界線,堅持去找的人,大概不是自殺就是
坐「愚人船」去釣魚了......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