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人聊天,H跟C各說了一個小事件,應該說是一個“畫面”,
這兩個畫面,讓我印象很深刻。
C說,有一天,她提著兩個水桶(10L)要去提水,突然心血來潮,跟樓下的管理伯伯借推車,兩桶水加滿後,用推車推回來,覺得很輕鬆,不像之前要一手提一桶,很重;而在更之前,則是有男友可以“依賴”......

為什麼之前不會想到要借推車呢?
加完了兩桶水,突然覺得“釋懷”了許多......
神奇的是,回去的時候,阿伯還跟她說了一些話,都還滿符合她的近況,奇怪?阿伯不可能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啊?

H說,她之前在學爵士舞時,一直看著老師在鏡子前跳舞,老師就問她,妳為什麼要一直看著我跳呢?為什麼不在鏡子前面自己跳呢?看我跳沒有用啊?這樣永遠跳不出自己的(舞)......
H說,那時自己突然覺得之前六年不知道在幹什麼,從這刻開始,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我自己常覺得,看完「紀錄片」,都會有那種“啊!我又可以活好久...”那種感覺,
有時候,其實“聊天”也有這種感覺......

其實把人像包心菜一樣,一層一層剝開,最裡面剩下的東西,應該只有兩三樣而已,
其中一樣,就是「寂寞」,
而且,很深很深......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