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津防波堤


前幾天新聞
龍洞、鼻頭(東北角)一帶有磯釣客被瘋狗浪捲走
當時有人還跳下去救
人拉到了,但沒有體力游上岸
被捲走的和救人的都被閻羅王帶走了(喔,應該是海龍王管區)

水果日報上大大一張照片
照片前景是被救難人員打撈上岸的屍體
蓋上衣物暫時遮掩
背景是一排的磯釣客繼續在釣魚

磯釣客被瘋狗浪捲走
這不是新聞
有同好被瘋狗浪捲走,還是很鐵齒、打死不退的繼續釣魚,這也不是新聞

不過釣魚同好,不久前剛被瘋狗浪捲走溺斃,屍體剛打撈上岸,就在身後
這樣還難夠依然故我的繼續釣魚
這畫面我實在不明白,無法理解

酒醉駕車不但要重罰,還有刑事責任,但是酒駕的人還是一堆,
這我可以理解
一言不和,兒子砍爸爸、爸爸殺兒子、朋友互砍,
這我可以理解
阿匾的癲狂、老馬的無能、老宋的奸險、長仔的城府、連爺的顢頇......,每天被人詬病還是依然故我,
這我可以理解

但我無法理解
站在屍體前的這些磯釣客在想什麼?
(這是特例,還是台灣某種普遍的現象、文化?)

隔天記者再問
這裡鬧出人命了,還是繼續釣魚,不怕嗎?
磯釣客說:
現在是剝皮魚回游的時節
要趕快多釣幾條去賣,拼經濟

奇怪
我就不信
在那邊釣一整天
釣到的魚(一尾?兩尾?)拿去賣的錢
會比用同樣時間去隨便打工(現在時薪至少也有95元)來的多?

我也不信
這些磯釣客會不知道這樣的簡單道理

既然不是為了(賺)錢
磯釣客為何還是繼續站在海邊釣魚呢?
即便後面就躺了一具剛落海的屍體

不明白
我真的不明白
創作者介紹

妖洞,有人在家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