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來也不認識這號人物,不過每天看張大魯的部落格總會認識。
先岔題一下,我覺得張大魯才是真的部落格行銷/動員的高手(比那些講理論、講技術講的嘴角全波的人更有行動力!)
看他寫人物,看久了,會覺得好像跟那人已經是朋友一樣,有種天涯若比鄰的感覺,像是吳念真(Ogisan)李永豐(李美國)Tina梁茜雯

梁茜雯14歲就隻身前往維也納學小提琴,近年是趁寒暑假回來開獨奏會。
曾經當過「白木屋」喜餅廣告的女主角(吳念真導演),聽說那支廣告上檔後,那款喜餅賣到缺貨。
20歲的小女生,偶爾會俏皮吐舌頭,但是拿起小提琴,下巴靠上的時候,氣勢完全不同,可以震懾全場!

她很愛用蕭泰然的《出外人》當安可曲。除了是她對蕭泰然的喜愛外,《出外人》也表達這種海外學子的心情。
從她的好友圈、長輩,出席演奏會的來賓來看,父母應該跟長期關心台灣主體意識的人相當熟悉吧?

今天她獨奏會的安可曲用《淡水暮色》(石青如改編的曲),
非常輕快,曲調強弱、快慢的層次非常豐富,完全沒有“悲情”的窠臼!
這裡有一版本,但這沒有演唱會感人(這是豬頭國小的聚會活動,臨時起意拉的。演唱會還有鋼琴伴奏):
http://www.wretch.cc/blog/haomei&category_id=1076283


※關於梁茜雯的更多資訊:

◎梁茜雯的系列文章(張大魯)

◎李美國、吳定謙專訪梁茜雯(可下載錄音檔)
◎颱風夜裡的小提琴樂音(簡余晏/台北市議員)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趟旅程是美麗的意外,意外的上車、意外的下站,遇見令人肅然起敬的生命!(敬酒的敬啦!哈)

昨晚吃飯時間,陳世憲打電話問我有沒有空,他們有一團人在聚餐問我要不要過去,
過去後發現有熟面孔也有生面孔。我要講的人是許昭榮老先生。

八十幾歲的人了,看起來身體非常健康硬朗,聽說我去之前,已經吃吃喝喝(酒)、討論事情了六、七個小時,
歐里桑還是體力非常好,繼續喝,完全沒有醉或是疲態(八十幾歲還能這樣喝,真是不簡單!),光這點就夠猛了!

但我這後生晚輩,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許昭榮歐里桑是台籍老兵協會的理事長,並長期為以前的受難弟兄在奔走、串連、陳情!

台籍老兵有啥米故事?
簡述的說,這些台灣人,在日治台灣,二戰時期,被日本人拉去當日本兵,
後來日本戰敗,國共內戰的時期,又被國民政府拉去當「國軍」,
甚至還有些弟兄後來還做過「解放軍」。

做過三「國」的軍人、穿過三「國」的軍服,都是互相敵對廝殺的陣營,
「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對他們來說,不是精神標語,而是畢生命運一種無語問蒼天的大哉問。

講台灣被殖民、被外來政權統治,失去主體性,人民噤聲失語的蕃薯仔囝命運,誰比這群人更具有代表性呢?
能略過他們這段史實嗎?

不過這議題不是很受重視,就連DPP執政也沒有注意到這塊,真有一種「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感概。

歐里桑還是很有鬥志、很有活力,講著以前在國外的羅曼史。歐里桑會日文、英文,以前在海外有過幾段深刻的戀情,哈!也是很“飄撇”的啦!

令人肅然“起敬”的人,嗯!要用酒杯來“敬”!
吼搭啦!


關於議題,這裡的剪報有更詳細的介紹:
戰士紀念碑 異域英靈魂魄回

旗津望鄉碑奠基 老兵落淚

將星百顆未見發光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滅火器這支MV的導演是hoij中正文藝廊幫的,也是以前公司同事。
他也是「大港唱片」公司的成員,自己發片的樂團、自己拍MV,真的是什麼都DIY的“獨立”精神!
(經美親提醒,「大港唱片」的網址「大港」(ToaKang)兩字譯音是用台語發音的,讚啦!)

MV拍攝地點,就是在「小站」(三貂嶺),
那裡鐵路味道真的是很經典!

◎黃小黛寫hoij
漸漸磨出風光‧hoij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非禮勿聽

其實這篇應該是要分享同學小草婚禮上的喜氣,
不過這小弟實在太吸引人目光了,坐不住、很愛動、戲很多,
一下擠眉弄眼、一下躺、一下坐,
鬧到媽媽不理他,就跟後面的姐姐玩。

婚禮上我拍的照片,大概有一半都是他吧!

同學小草(新娘)是基督教,牧鄰教會的社青(新郎也是),
所以婚禮是用教會的儀式舉行,牧師證婚、證道之類的。
小男孩這幕實在太經典了!
牧師在證道的時候,他居然摀起耳朵(OS: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如果被媽媽發現,會不會被打呢?)

結婚的誓約裡頭,第三點,雙方要承諾共組一個「基督化」的家庭,
(這就是佛教輸基督教的地方,人家知道要用傳宗接代來繁衍基督子民)

所以如果你出生在基督教的家庭,你就沒得選擇,就一定要信仰基督囉?
(小弟,你是有意識的在反叛嗎?)

離題了,聽新郎唱歌吧!
雖然還有偷看小抄,但是挺可愛、真誠感人的啦!
祝福他們!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應該有兩道彩虹,但由於影片解析度低,所以勉強只能看到一道)


2007年8月7日下午,在高雄的濱海一路某巷內(鼓山輪渡站旁,面海那排房子)逗留,
這天原本是陰雨天,雨下下停停,
這時沒有下雨,猛然抬頭一看,
哇!彩虹耶!形狀很完整,一整個半圓形,從鼓山區跨海港到對面(看起來是跨過新濱碼頭近來躲颱風的軍艦)!

等等!
半圓形彩虹還不只一道,
上面還有淡淡的一道(同心圓)

天啊!這種奇景居然在這種怪天氣中遇到,
那時候突然有種現在死掉也沒什麼遺憾的感覺出現!



後來,就只記得脖子看的很酸。

我叫旁邊的人趕快打電話給他男、女朋友,
不過我卻不知道要打給誰,只好自己靜靜享用。

後來、後來,我突然明白了,
原來還是這樣的驚喜、還是這樣的自然、還是這樣的美好事物,
才比較是我想要的生活,
這坐在辦公室、坐在電腦桌前就完全遇不到。

也許可以有安穩的收入、生活,
可以穿亞曼尼的西裝出入重要的場合,
但那又如何?

我要看海,
要不期而遇彩虹!


半圓彩虹(左) 
(左邊)

半圓彩虹(右)
(右邊。請自行想像、連接上。原結構為完整的半圓形彩虹)


※彩虹─紀曉君
http://share.youthwant.com.tw/sh.php?id=93014867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有這樣一句話在樂團界流傳:
「北花草、中龐克、南金屬」

翻成白話,簡單說,就是北部樂團都是花草團(註)居多;中部玩龐克樂較多;南部則是金屬樂風多。

雖然有點籠統、有點開玩笑,但也不失幾分真實氣味。
這句話或許只是統計學上的意義,
但或許也跟地區的人民性格有關,
比較起來,南部人真的是直接、熱情許多,
很像金屬樂的速彈與機槍式的鼓點,
裡頭有股強大爆炸般的感染力,
會讓人想從椅子上跳起來搖頭晃腦。

「滅火器」是正港的高雄樂團,
雖然主唱(吉他手)大正是外省人,
但創作卻幾乎都是以台語居多,
試問,現在還有多少年輕人還用台語寫歌創作呢?
試問,現在還有多少年輕人能用台語創作而不全盤承接台語歌曲的窠臼與包袱呢?

「滅火器」的歌詞很口語,
不以艱澀的文學性格來作基調,
就像鄰家玩音樂的大男孩那樣,
整天兵兵蹦蹦的撥弄樂器,有點吵,
但他唱的歌,你絕對聽得懂。

而且本來想說,他了不起玩一陣子就不玩了,玩不下去了,
但沒想到這一玩就七年,現在還發了唱片。

也許是地球暖化、溫室效應的緣故,
今年的夏天覺得特別的熱。

聽聽「滅火器」的歌、喝上一大瓶台灣啤酒,
(請愛用玻璃瓶裝。喝啤酒的玻璃杯也先領藏過,風味更佳)
這是正港的南部夏天味道!

另外,鄭重推薦這篇不知道是褒是貶、是幹譙還是置入性行銷的好文:
※我為什麼要幫滅火器發片(Orbis)
http://www.ccuart.org/orbis/2007/06/post_201.html

註:「花草」就是有點軟語呢喃、甜到膩人的那種音樂(這是我自己的形容),例如自然捲之類的(蘇打綠我也算進去)

※試聽:大港唱片
http://www.ccuart.org/ToaKang/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兩個禮拜前,才剛跟「希臘左巴」(台北師大路)的老闆聊到《竊聽風暴》(Lives Of Others),
老闆說,這部片是他心中今年上半年電影排行榜的第一名,
我也大力點頭深表贊同!

沒想到不到兩週後,07月26日,《竊聽風暴》的男主角Ulrich Muhe就因為胃癌辭世,享年54歲。
看到消息,很震驚!
本來默哀就好,
不過07月30日,瑞典一代大師伯格曼(Ingmar Bergman)也辭世(享年89歲),
還有義大利的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也在同一天掛點(享年94歲)
(兩人都是在家中過世,算是壽終正寢)

相繼三位非常優秀、令人敬佩的電影人辭世,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沒想到,現在所謂好看的電影是《變形金剛》這種,所有看過的人都說“好看”,
有點見鬼的感覺,我無法想像變形金剛會好看在哪?百思不解。
雖然輿論一面倒的說好看,但我實在還是拿不出興趣去看,就算是二輪都不太想。
如果你對變形金剛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人,可以讓我知道嗎?
至少讓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對它冷感的人)

岔題了(但或許也未必)
總之,要很誠摯的向兩位電影人致敬,獻上(線上)祝福!

Rest In Peace !
PACE

◎The Lives of Others (trailer)


Bavarian Film Award for Ulrich Muehe




Ingmar Bergman - Wild Strawberries


Ingmar Bergman Interview (Man Alive) part 1


Ingmar Bergman Interview (Man Alive) part 2


michelangelo antonioni - professione: reporter



◎BLOW-UP di Antonioni: La partita a tennis senza palla 




◎Zabriskie─Michelangelo Antonioni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