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無題 

去年有三個當兵的弟兄,跑去澳洲玩,
但也不能全然說是「玩」啦,
也有跑去當「外勞」的成分在。


就是澳洲有一種簽證叫「Working Holiday Visa」,有開放給幾個國家,
台灣就是其中之一。

只要滿18歲,30歲以前都可以申請,並不需要提供任何語言能力的証明,
拿這簽證,去那邊可以去上語言學校3個月(簽證有效時間是一年),
不過去上課並不是這簽證的立意,
這跟背包客的旅程規劃有點不同的是,
你只要準備去程的機票就好,
剩下的就是去打工,賺了2-3個月後,就去玩樂,然後沒錢了再換地方打工,如此循環。

(當然你也可以申請這簽證,然後去那邊一直上課唸書也行,或是都不打工,自己帶錢去玩也行,並沒有人會把你怎樣。
但是,這樣申請這簽證還有意義嗎?)

收割-09 

收割-07 

澳洲政府這招其實很聰明!
因為一來,他們的農場的確很缺工,這些海外來的青年可以補充農場的勞力需求;
二來,這樣同時也促進觀光;
三來,也是最重要的是,這些外國人來澳洲打工賺的錢,都會在澳洲玩樂、交通食宿通通花費掉,不會帶離澳洲。

你看,一舉數得,多聰明啊!

台灣要多學這種賤招,喔!不是,是聰明的招!
我們還在搞人力仲介,唉!

不過話說回來,
應該沒有人想拿「Working Holiday Visa」來台灣打工去蓋捷運、大樓,去工廠上大夜班吧,呵呵!

Working Holiday Visa Q&A
http://www.studenttravel.com.tw/work_travel/travel-4.htm


收割-14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正義無敵」演唱會(228),晚上在「MUSE」表演時,有注意到台下有個身影,很像張懸,
後來走近一看,真的確定是,然後告訴身邊的朋友。
(後來反而是她跑去跟張懸合照。噎!我沒有合照,因為不敢,哈)

今年的「野台開唱」沒去(一方面因為票價,一方面因為7/28有活動),
去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巧遇張懸勒!
結果7/28當天聽說張懸要來高雄的城市光廊演唱!
我問說,是免費的嗎?朋友說是,我又問說,是免費的嗎?反覆問了三次。

我不是耳背,而是不敢相信。
在台北市,你有錢買票,還不一定看得到張懸的現場演唱。


可能很多人去年才聽過張懸,
不過因為她在台北市的live house表演的經歷已經很久了(尤其是在「女巫店」),
也當過「女巫店」的PA,
還有曾經組的樂團「Mango Runs」也曾經在貢寮海洋音樂祭得過獎,
所以簡單說,在台北的(非主流)音樂界也算小有名氣。

在PTT的bbs有個人板,
粉絲都非常積極,自動會post張懸最新的表演行程,
記得以前「女巫店」的表演都是晚上9點30分開始,
如果當天是張懸,大概六點多就可以看到人已經排隊排到新生南路上了...

對!所以我才不敢相信,在高雄可以不用買票、不用排隊聽張懸唱歌,這有點不可思議
(在台北,我曾經擠進去過女巫店一次)

本來我想說高雄人對張懸應該不熟悉吧,
我放在MSN的圖示跟人家說那是我女友,居然還有超過3人以上相信(三人怎麼沒有成虎?),
但或許畢竟是有出過專輯的關係(還有來電達鈴的緣故吧,之前發現很多人都用「寶貝」這首歌),
昨天人潮擠爆了城市光廊,
所以就在夏夜晚風、圓環的機車聲、還有汗臭味(太熱又人太多了)的陪襯下,在高雄五福路上聽張懸唱歌,
彌補了人在高雄心在野台的窘態。

不過雖然汗臭味很臭,
但心裡覺得有點小小溫暖,
終究「藝術」(眼前的算是一種“有點流行又不太流行”的「音樂」)還是有穿透各種人、各種階層,
不分地域、不分族群、不分文化的力量,
現場大家聽張懸唱歌聽的如痴如醉(我聽到很多人在問路人那是誰,然後就佇足聆聽),
又想到之前的星光幫,
我就不相信,唱片公司推的那種對嘴賣臉的所謂偶像歌手這些東西還會有效,
那幾十萬的銷售量,我看有一半都是唱片公司自己收購回去所衝的數量吧?
(之前有聽過這樣的謠言,現在寧願把宣傳費用拿來買回自己的專輯,製造登上銷售排行榜前幾名的現象)

人們的素質會愈來愈高、耳朵會愈來愈挑剔的,
那些國外明星的翻版、賣臉賣乳溝、舞跳的普通對嘴又對不好的發片歌手,
最好趴著趴著才不會中槍!


後來唱完有開放簽名,
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還說,一定會簽到最後一人簽完才走,
吼!真好!

不過我沒有留下,
因為太累了,從起床到現在已經活動了超過12小時,想回家睡覺了(帶著張懸入夢,哈!),
另外就是,其實要簽名也不難,
例如可以叫歐鼻屎,或是叫陳永龍幫我就好,(所以志不在此)
可惡的陳永龍,上次金曲獎頒獎,在後台張懸有跑去跟他擁抱祝賀,還講給我聽,故意要讓我羨慕,
真是可惡至極!

聽歌吧!
聽說《喜歡》的MV要重拍,當天有錄影,城市光廊的聽眾都可能會剪進去新版的MV裡!


喜歡─張懸



模樣─張懸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 not a propa

(圖說:請看文末注釋)

最近因為要舉辦攝影展的緣故,與高醫圖書館經常接觸,
上週閱覽組長提供我一個做設計/輸出/印刷廠商的名片,
公司名字叫「梵谷」,
但這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重點是名片上的業務小姐名字─「鄭緋聞」(化名,但本名唸起來很像)
我ㄧ看到這名字就有印象,
因為以前我們系刊就曾經給「典藏」這家廠商印刷過,
我接觸的那個業務小姐好像就是這名字,
(這已經是六年多前的往事了)
而以前高醫校園的官方出版品(DM、校刊、校友訊息刊物、活動場佈等等)也幾乎都是給「典藏」在處理的。

週五我跑去「梵谷」要估價,沒想到鄭小姐不在,
公司小姐打電話,發現鄭小姐她人正好在高醫,在弄隔天一個大活動的場地佈置(所有輸出物都是他們做的),
一到學校碰面,她劈頭就說,耶!你很眼熟!
(這是她真的記性好,還是業務個性使然,愛裝熟,這就不得而知)

我說對,妳也是!妳以前是不是在「典藏」?
她連忙說對,
我說我們以前系刊都找妳印的,
然後她說:「哇!果然我也會老,你也會長大......」
(耶,其實我抓不到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但我想應該是說,「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歲月催人老」之類的涵義吧)

不知道是運氣不錯(剛好她人也在高醫)還是怎樣,
那天沒三兩下,就把本來有點複雜的攝影展展場的輸出、文宣製作物幾乎都搞定了,
果然還是遇到熟人好,那天談完一整個心情很好,
但這也不是我要講的重點。

重點是,我之前也剛好有注意到,現在高醫的文宣品,怎麼都給「梵谷」(還有另外一家)做,
(以前都給「典藏」)
因為一般來說,沒有特別的原因(老闆跑路、印刷廠火災等等)這種印刷的合作都不會輕易的更換,
因為「默契」是最重要的。

重遇鄭小姐,我的疑問就一掃而空了,
原來業務都跟著她跑了。
「默契」是建立在某人與某人真實的互動上、
「ki mo chi」也是發生在某人與某人實際的互動中,
簡單說,「公司」並不重要(印刷這種東西價錢也不會差太多),
「品牌」並不是建立在「公司(的名字)」之上,
而是公司的「人」(員工,尤其是「業務人員」)。

我也並不是要告誡各位老闆,
千萬要善待您的業務人員之類的話。

而是我們常聽到「品牌」、「履歷」、「競爭力」這些東西,
但未必會“體悟”(不只是“知道”,還要有真實“體驗”)到這是什麼東西,
「品牌」,不是名牌,不是跨國企業才有資本在搞的那種東西;
「履歷」事實上是比學歷更重要的東西(台灣社會應該會慢慢走出「科舉」的思維),它把生活經驗寫在個人歲月裡,不是寫在白紙黑字上;
「競爭力」,就是你得去製造/創造自己讓別人無法取代、有差異性的東西......

當然,我也不是在寫企業管理的文章,
只是也突然想到,本來應該是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碩一暑假,
突然跑來了一堆事(三份是有微薄酬勞,還有其他是無酬的),
但有酬的工作都是事情來找人,不是人求事。
(我怎麼會自己主動去找工作呢?過了這暑假,就再也沒暑假了。下個暑假就要準備考試、論文。畢業後工作,也沒有暑假這種東西了)

希望有天,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品牌」!

註:
圖說─「Pfizer」應該知道是什麼吧?就是有名的「輝瑞」大藥廠啊!不知道「輝瑞」?那總知道「威而鋼」(Viagra)吧?對!這就是生產威而鋼的大藥廠。這是藥商送給我朋友的扇子,後面有一張表,表列幾種「香蕉」的形狀,教大家區分何謂「舉弱男」!哈哈!

(聽不懂得人,請寄mail詢問,以下內容要馬賽克)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囉市場15 

我剛搬去台北市時,第一件事就是問黃小黛哪裡有傳統的菜市場
 (可能是因為看過她寫這篇的緣故) 
我還強調要“傳統市場”,不要那種在大樓裡,或是那種攤位很制式、很現代化的那種

我對101大樓這種東西完全倒胃口,那是假的!
我喜歡菜市場的氣味、顏色、吆喝、人群
菜市場也是在台北市比較有機會聽到台語的場所
但我發現我電腦裡的傳統菜市場照片,都是台北的,反而沒有一張高雄的菜市仔
可能是因為以前幫人去市場發過春聯,還有「文化視窗」這本刊物的緣故,反而對台北市的市場有留下影像紀錄

不過近年來在公部門介入管理後
現在菜市場都愈來愈像(制式化),也表示愈來愈沒特色與生命力

「哈囉市場」算是高雄市菜市場中少數有特色的

哈囉市場02 
(入口處)

哈囉市場05 
(還有歐洲車站風的鐘)

「哈囉」名字由來其實是因為早期美國海軍駐紮在左營軍港
所以經常有外國人到這附近、到市場買東西
攤販不會說英文,為了招攬生意,就會拼命說「Hello!Hello!」來打招呼
所以後來大家就叫這市場為「哈囉」
因為以前軍人常在這裡買東西,所以也叫「兵仔市」

哈囉市場17 
(有菜)

 哈囉市場16 
(有魚)

 哈囉市場12 
(有豬肉。有高雄人就有機車)

 哈囉市場13
 (老闆說:可以再靠近一點!←絕非設計對白,這是熱情老闆親口說的) 


「哈囉市場」在左營蓮池潭旁邊
(是早市)


菜市場,不只買賣食物,
通常買高麗菜會送八卦、買夾心肉會送生活資訊,
還有魚腥味、蔬果香的味道免費提供!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ummer]006─反叛?

只要不出事、沒出人命,這種告示牌,永遠都只是「裝置藝術」而已,
參考用、諷刺用。

所以這樣的社會沒有法治觀念,並不會讓人太意外。
不過我不是要批評,反而是在欣賞!
「反叛」這種東西,也要得從小教育的,
不要乖乖的遵守各種規定、墨守成規,
要質疑、要追問、要挑戰。

違法的事,值得鼓勵?
當然值淂,反叛的勇氣是很重要的,可能方向會有不對,但是有勇氣就值得去鼓勵,
否則那一點火苗,在社會化的成長過程中,很快就會被磨滅掉。

扯遠了,
反正天氣炎熱,玩玩水總是讓人開心的。

之前有類似的噴水設施,水柱傷了小朋友的尾椎,
也許就是諸如此類的安全考量,政府才會禁止玩水,公部門有他們的責任與考量。

但這些都抵擋、禁止不了人想要親近自然(水、土、花草樹木、蟲魚鳥獸)的驅性、本能。




[Summer]003─左右
(向左走,向右走)

[Summer]005─元極宮
(三七步)

[Summer]004─彩虹
(彩虹)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放了MSN暱稱祝賀Janet
也才知道原來Bichhin也是今天(07/23)生日!

演技派娟仔04

 相親照又一枚 

福氣團長曾醫師 

正吧?
單身喔!經本人同意,開放徵友!
Janet有正當工作(家醫科住院醫師),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可以是溫柔婉約居家女人,也可以是耐打耐摔跋山涉水的野外玩家,
興趣廣泛,能寫能講、能衝能玩。
經歷植物系、賞鳥社、大論社、高醫五塊等等
曾任墾丁國家公園解說員(要考試滴),也常爬百岳

去過印度、尼泊爾、馬拉威、肯亞、泰國、所羅門群島等國家,
背包客玩家,見多識廣,還上過雜誌呢,不信請看:
國家地理雜誌印度篇
(by 吳易澄)

是個獨立自主的女性,
但別有刻板印象喔!獨立自主,還是有可愛、靦腆一面的:

相親照娟娟版

有意認識的男性朋友,如果不好意思直接連絡的話,
歡迎來信,牽線專用信箱是:
tragicomedy1979@gmail.com

動作請快,以免向隅!
無誠勿試!

(我個人小小建議:體力不佳、頭腦不清楚的,可能會碰釘子,請先自秤斤兩)

==


另一位純情美少女壽星Bichhin,也是單身,
(照片中黑衣者。白衣者也質優,但是機會就先讓給壽星)
碩士論文口試剛剛順利且“賺人熱淚”的通過!恭喜!恭喜!

純情美少女也是能寫、能講、能演,還能唱(比秀蘭瑪雅好聽)
參與過台文小說編輯出版(《虱目仔e滋味》)、賴和音樂專輯《》製作(獻字、獻聲,也獻身)
豐功偉業是“罄竹難書”

有興趣的男性朋友,也歡迎來信(信箱同上),
動作也是要非常快的唷!
無誠麥來亂!

(另外,同樣地,我個人小小的建議:缺乏台灣主體意識的,可能會減分;反之,應該會加分)

【重生】0723,生日快樂唷! (by Bichhin)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點都不後悔
Edith Piaf

Non! Rien de rien ... 不,沒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點都不後悔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無論人們對我好
Ni le mal tout ça m'est bien égal ! 或對我壞,對我來說全都一樣

Non ! Rien de rien ... 不,沒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點都不後悔
C'est payé, balayé, oublié 已付出代價了、一掃而空了、遺忘了
Je me fous du passé! 我不在乎它的逝去

Avec mes souvenirs 對於過去的回憶
J'ai allumé le feu 我付之一炬
Mes chagrins, mes plaisirs 我的憂愁,我的歡樂
Je n'ai plus besoin d'eux ! 我再也不需要它們

Balayés les amours 掃卻那些愛戀
Et tous leurs trémolos 以及那些顫抖的餘音
Balayés pour toujours 永遠地清除
Je repars à zéro ... 我要重零開始

Non ! Rien de rien ... 不,沒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nen ... 不,我一點都不後悔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無論人們對我好
Ni le mal, tout ça m'est bien égal ! 或對我壞,對我來說都一樣

Non ! Rien de rien ...不,沒什麼
Non ! Je ne regrette rien ...不,我一點都不後悔
Car ma vie, car mes joies 因為我的生命、我的歡樂
Aujourd'hui, ça commence avec toi ! 從今天起,要與你一起重新開始!
(copy from 渣樂園)

這是Edith Piaf的歌曲裡我很喜歡的一首,
在電影《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裡頭,這是Piaf晚期演唱的一首曲,
歌詞就像她傳奇的人生,
不管怎樣的起落、好壞,都無怨無悔的走這一遭,
這種歌、這種詞、這種滄桑,也的確要由擁有多舛命運的人來講、來唱才對味,
痛苦的人永遠沒有悲傷的權利。

難怪Piaf的歌聲,在大戰的炮火、殘殺中,還可以撫慰(軍)人心。
(詳見《搶救雷恩大兵》)

多說無益,聽歌吧:
(有興趣可以看電影、找DVD去。喇叭要用好一點來放)

P.S.看電影時,我居然想到了台灣的「紅包場」,哈!


◎Edith Piaf - Milord (「老爺」。很輕快、詼諧的一首歌)
 

◎Edith Piaf - Padam,Padam (「心跳的聲音」)


◎Edith Piaf - 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經典的一首歌)

Des yeux qui font baisser les miens 他的雙眼吻著我的雙眼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一抹笑意掠過他的嘴角
Voila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這就是他最真切的形象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這個男人,我屬於他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當他輕擁我入懷
Qu'il me parle tout bas 低聲對我說話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浮現了玫瑰色的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對我訴說情話綿綿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只用一些平凡的字眼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卻讓我有所感觸
I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有一種幸福
Une part de bonheur 進入了我的心房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知道是為什麼
C'est lui(toi) pour moi,moi pour lui(toi) dans la vie 我們是為了對方存在的一對
Il me l'a dit, l'a jure pour la vie. 他對我這樣說,以生命起誓
Et des que je l'apercois 然後我一想到這些
Alors je sens en moi 我就感覺到
Mon coeur qui bat. 我的心一陣狂跳

Des nuits d'amour a plus finir 愛情的夜晚不會結束
Un grand bonheur qui prend sa place 幸福於是降臨
Des ennuis, des chagrins s'effacent 沒有煩惱,沒有焦慮
Heureux, heureux a en mourir 極樂,極樂至死
(copy from 渣樂園)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Tasi Party 07
(台北永和,某人家)

最近寫不出任何東西,
只好來亂碎嘴。 

 一個房子、一個家
想要有些「氣氛」的話
最重要的就是「光線」這要素
不一定要用多高級的燈具、燈飾
但用制式的白熾燈管這絕對是不可能出現「氣氛」這回事的

Tasi Party 05
(台北永和,某人家)


光線,是視覺最重要的生命
要是沒有光,那還談什麼視覺的藝術與美學呢?

一張照片,掌握了某種光線的調性,就有它的生命與力道
一部電影,掌握了獨特的光線調性,就有它的美學與風格化問題
一個建築作品,精準的掌握住建物環境與光線的變化與互動(例如安藤忠雄),作品就有它驚艷之處

大概所有跟視覺有關的藝術,都非要去思考、面對光線的問題不可

Tasi Party 08
(台北永和,某人家)


有光就有影
光和影,永遠都是處於跳恰恰(cha cha)的關係
你進我退、我進你退
雖然看來簡單,只有進與退的問題
但進退之間的萬千種變化,都是藝術

而且有時候也會讓人搞不清楚
究竟這種藝術,只是偶然、只是偶遇
還是可以學習、可以等待、可以掌握某種基本的舞步?


伴
(新竹北埔‧大隘社)

中途情書
(台北八里‧某人家)

午後
(台北‧紫藤廬)

皮影戲
(台北‧市議會前廣場)

CIMG1441c
(台北‧捷運木柵線)

窄門
(台南‧窄門咖啡)

sketch
(台北‧住處)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兩個名字,可以分開看,也可以放在一起。
分開,就是獨立的兩個人,有著不同的生命與角色;
但大多時候,這兩個名字都是一起出現的,這不只顯示一種私關係,更比較像是一個年代、一段歷史的象徵符號。
那個年代、那些歷史,離現在不遠,但對照當前的社會,卻彷如隔世。

我跟胡慧玲算是「網友」,
因為她一篇推薦《大聲誌》這本刊物的文章而認識,
然後她這段時間也寄了兩張明信片給我(from阿里山土耳其),
於是我想趁這次到台北的空檔去拜訪他們。

胡慧玲跟朋友說,她今晚要去「網交」!
(她的本意應該是要和網友見面的意思)
而且還是在公開場合(「希臘左巴」,師大夜市巷子裡),不知道她的朋友聽到有何感想?
我和同桌的友人急忙糾正說,這叫「網聚」!
「網交」是cybersex的意思。

四年級生的兩人,
有自己的部落格─「寫給台灣的情書」,
我問說,寫書、寫專欄跟部落格介面發表文章,感覺有何不同?
他們說,網友的互動非常有趣!

胡慧玲說她現在每天一早起床,就是先打開電腦,看部落格上的留言。
她也會使用sitemeter(計數器),還會研究裡頭的world map等等功能,
她說有北義大利和澳洲的網友會連到他們部落格,但是他們確定這兩個地方是沒有他們認識的人住在那裡,
而且澳洲的網友,一天都至少會(點擊)瀏覽部落格三次以上,胡慧玲直呼神奇!
林世煜還補充說,地圖上顯示的連結識在澳洲中部的沙漠地帶,不是在大城市,
他倆很好奇到底會是誰從那邊連到他們部落格。
嗯!這些的確很像「網友」見面的聊天話題。

其實我很不知道天高地厚,
去拜訪前,我連他們的書都沒認真翻過(不過話說回來,《我喜歡這樣想你》、《島嶼愛戀》早已絕版,很難買),
連他們現在在幹嘛都不知道,然後就跑去跟他們吃飯。
(印象中就是以前跟鄭南榕,及那緣的一起從事運動工作)
我事後回想吃飯的過程、聊天的狀況,
我覺得這是一次很可怕的經驗!

他們人很好,
我說「可怕」,原因可能有幾個:

一、
他們是走過台灣解嚴前後,那個最動盪不安年代的人,而且都是在最前線的運動場域中,
什麼不公不義、什麼大悲大痛沒有經歷過呢?
在他們面前能聊什麼?
生命之重,在他們面前相較也是微不足道的輕盈;而時下輕盈的話題又俗不可耐,
看來,好像是開不了口?!

二、
但這飯局是我主動邀約的,
且按照情境、情理、倫理上來說,
我是要主動多說點話、主動的「自我揭露」,
因為這不是訪談的場合,我一直去探問過去的歷史,這太沉重,也太隨便、不尊重(沒做功課);
我也不可能不開口,或是隨便丟問題,然後期待他們多說話,畢竟,他們還是長輩。

所以當胡慧玲問我為什麼要唸中山、為什麼要讀哲學的時候,
我好像回答的比在研究所面試時還要多、還要更戰戰兢兢。

三、
而且,他們在聽你講話的時候,幾乎是面無表情、身體沒有任何動靜的,
你講完了,他們也不會立即接話或是做什麼回應,
(一般來說,面對面與別人講話的經驗,應該都還是可以得到一些立即互動的反應)
這時的沉默是非常可怕的,
我講的話,make sense嗎?坦白、誠懇嗎?還是由不由衷?
是不是都被看眼裡?

而且很多問題,
都反而突然被拋回來:如果是你呢?你會怎麼處理?你覺得怎樣?......

就好像面對一面鏡子自言自語,
自己所有的言行舉止,
都會被鏡子如實的映射回來,
無處可躲。

我也有幾個四年級的朋友,
但從沒有過這樣的講話經驗。

但這也不是特別針對我吧,
就像「希臘左巴」的老闆,問我們這桌的人都是從事什麼工作,
因為在台北會用母語交談的人實在很少。
胡慧玲反問他:那你覺得呢?

但後來也因為這問題而聊開,
老闆也是愛看(非好來污)電影的影癡,
他說,今年上半年他心中的第一名是《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
我認同,同時也說,《縱慾》(The Free Willl)也可以並列,
老闆也點頭如搗蒜的贊成!

 

這篇不是口述歷史,也不是在介紹胡慧玲、林世煜,
資訊性的東西,網路搜尋就有很多了。
但話說回來,這些「資訊」,也未必就代表著什麼意義,
所以這也是我要去「網聚」的原因。


離開餐館,
他們兩人各自騎著腳踏車要回家。
我準備搭乘往南的客運回高雄,
在車上,電視播著新聞,最近是「解嚴」20周年紀念,
又剛好明年要大選,於是新聞整天充斥這些議題(其實只是符號加上消費)。
還是闔上眼睛睡覺比較好。

這是一個輕盈的年代,
每個人都想逃逸、都想遺忘,
很少有人認真的想投入什麼、背負什麼。

==
◎林世煜  著作

在異鄉發現台灣》(林世煜、胡慧玲)
台灣蔬果生活曆》(陳煥堂、林世煜)
台灣茶》(陳煥堂、林世煜)
都是為她dolce vita》(林世煜) 
《白色封印》(胡慧玲、林世煜)
《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李禎祥、林世煜、林芳微、胡慧玲、曹欽榮、鄭純宜等◎編撰)
人権への道 レポート・戦後台湾の人権》(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胡慧玲  著作
在異鄉發現台灣》(林世煜、胡慧玲)
我喜歡這樣想你》(胡慧玲)
島嶼愛戀》(胡慧玲)
十字架之路:高俊明牧師回憶錄》(胡慧玲)
草地醫生》(胡慧玲)
台灣共和國(上)(下)-台灣獨立運動的先聲》(張炎憲、胡慧玲、曾秋美)
臺北都會二二八》(張炎憲、胡慧玲、黎澄貴)
淡水河域二二八》(張炎憲、胡慧玲、黎澄貴)
台北南港二二八》(張炎憲、胡慧玲、黎澄貴)
《白色封印》(胡慧玲、林世煜)
《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李禎祥、林世煜、林芳微、胡慧玲、曹欽榮、鄭純宜等◎編撰)
人権への道 レポート・戦後台湾の人権》(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


◎陳文成博士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6%96%87%E6%88%90

◎真相‧緝凶‧追思: 陳文成事件二十周年祭(胡慧玲)
http://www.twhistory.org.tw/20010702.htm

◎舞鶴的島國關懷:從餘生到亂迷——舞鶴VS.林世煜座談紀錄
http://blog.roodo.com/smallidea/archives/3487039.html

◎鄭南榕特輯(三立電視台)

 

◎《鳳凰》(盤古樂團獻給鄭南榕)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廣告!
再生能源公司的廣告(風力發電)。
非常有創意!
1.
如果「風」不是以一種物理學的空氣流通方式解釋的話,那我們該如何認識「風」?
看不到、摸不著,無色無味,「風」真的存在嗎?

2.
就像《神鬼交鋒》(Catch Me,If You Can)裡的主角李奧納多一樣(真人真事改編),
擁有天賦與天生的潛力,可是之前都用錯地方,
少了一個「說『不』的爸爸」(Sigmund Freud,1856-1939)。
最後他遇到了伯樂,同時也是他心裡可以當作是爸爸的人(湯姆漢克斯),
更是一直以來不斷在追捕他的探員,
最後讓他到調查局工作,應用偽造支票等相關專長,來幫助政府破案、打擊不法。

3.
找到了適合的方式、舞台、形式、規格......等等,潛力就自然可以發揮,
但這要有貴人引導或是指導,且可遇不可求。
廣告中的「風」遇到了貴人,讓他的潛能量可以順利發揮,也獲得自我認同的意義。

風說:來抓(住)我吧!Catch me,If you can!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清文

其實這篇我不想用太多文字,我只是想秀這張照片!
我自己很喜歡這張照片,不是因為是我拍的,而是因為影中人的神采!

你不覺得,這比羅丹(Auguste Rodin,1840-1917)沉思者更為迷人嗎?

清文是台文小說─《虱目仔e滋味》的作者。
我第一次念這篇文章,因為不會讀POJ漢羅字,所以是美親用skype分兩三次,從頭到尾唸一遍給我聽,
我後來自己又讀了幾遍文字,覺得驚豔不已(寫下這篇心得:《虱目仔e滋味》─女性、庶民、台語文化的言說空間)

見了本人,聊過天後,又回過頭去更加強這樣的「驚豔」經驗!
謙卑、樸素、平實,就像庄腳所在的鄰家阿姨一樣,
怎麼會擁有這麼豐富、強大的「虛構」(fiction)能力?

清文的年紀和我媽的年紀相仿,
這樣年紀的人,擁有人生的經歷、歲月的洗鍊,這不叫人意外,
但是這些經驗,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提取、淬練出來,
不是每個人都能掌握說話的工具、媒介,與科技條件,
更何況是她選擇了一種與現實生活經驗虛實交錯的小說體裁;
選擇了一種被邊緣化的語言與文字。

雖然因為病痛折磨,
讓她無法好好創作新的作品,
但是我們還是會繼續期待清文的新作!

「阿爸e蕃薯簽味」,會透過書寫、文字系統,
不會中斷的被傳唱、朗讀,傳承下去的!

這是台灣獨特的氣味!
 


megaport.jpg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白河(陳世憲)

重新又撿回了「暑假」這種東西,
很多朋友都趁夏天出國(玩樂、志工服務等等)。

我還是待在島內,
一來沒錢;二來要賺錢。

但是,我還是有意無意的安排一些旅程,
別人旅行、安排行程都是以地方(place)、景點為考量來規劃,
我是以「人」作為標的─是起點、是中點,也是目的地。


七月初,就拜訪陳世憲(在高雄的住處)。
這是在吃飯喝酒攤認識的朋友,李導的朋友,
書法家,第二屆「金甘蔗影展」的題字,
生祥的「我等就來唱山歌」、「菊花夜行軍」、「臨暗」這些專輯封面的字都是他題的。

以書法的本土化作為畢生的職志,
台南縣白河鎮人,將老爸的豬圈改成為工作室,
在白河生活、觀察蓮花、人物、寫字,
偶爾兼演電視劇、廣告,日本演講,國外參展等等。

出過三本書:《非草草了事》、《荷年荷月》、《愛情書》
我說,你的書,光是在書店分類就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以誠品書局的分類為例,
究竟該放在藝術類的「書法」當中(但是旁邊的書都是「中國」的東西);
還是放在「台灣研究」、「台灣文學」這類;
還是放在大塊文化的圖文書那類(跟「幾米」當鄰居)?

我們聊到台文小說的問題
陳說,我的處境更邊緣,
我不認同內容空虛、崇尚中華文化五千年那套,但寫書法的人幾乎都是這套,我跟他們有所區隔;
但認同本土的人卻說,光是「拿毛筆、沾墨、寫字畫畫」這件事,就是“中國”的文化,
光是在「工具」本質上就被質疑了,不管你做什麼、怎麼做都不對,不被肯定與認同。

去拜訪那天,他剛完成了一幅字:「右武衛兒童合唱團」,
那是幫朋友的合唱團寫的,
這八個字用黑色的墨水寫,然後這八個字中,都有一橫是用紅色的墨水寫,
所以遠遠看起來,這八個字紅色的那一橫,高高低低的,
陳世憲說,那是音階!
哼起來就是「嬰仔嬰嬰睡......」的曲調(「搖嬰仔歌」)。
他說因為朋友太太就是在帶合唱團,
然後她的老師就是寫這首歌的作者─呂泉生
所以陳去找呂泉生的歌來聽,
這樣的表現方式,是聽完歌後突然產生的靈感。


在《非草草了事》這本書裡,有一篇「白河」的文章我很喜歡,
這篇的大意是說,台灣有「白河」這地方,日本也有、中國也有,
甚至連美國都有「White River」這個鎮名。
雖然每個國家的「白河」名字由來都不同,但都叫「白河」!

這篇文章的末段說:
「地方是地方,本土是本土,但是小地方有大思考,本土是世界的本土,當我建構了這樣寬闊的白河,消除了很多思維上的死角,當我面對自己對書法生命的未來性,以更寬廣的視野來創作,源源不絕的靈感自然取之不竭。」


 

非草草了事(陳世憲) 

cynthia.jpglovepassport.jpgtravel.jpg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