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pma02

小馬:

我跟你說
你的兩顆文膽,最近分進合擊幫你出了兩本書。

先說《青春鐵馬向前行》好了
羅智強這招還不錯
安排了騎單車遊台灣,然後結束後馬上出書
一方面營造「傾聽人民心聲」的形象
二來呈現了一步一腳印的image(愛台灣的行動?)
再來又可以搭上《練習曲》,或是扯上革命前夕的腳踏車之旅之類的論述
溫馨溫情,算有創意

但是,你應該怎麼也沒想到
大家都不注意內容,而只在意小馬的第九招:騎腳踏車只穿外褲不穿內褲
你知道嗎?這很可能成為電視辯論的攻防話題耶

還有,你們書裡照片的解析度太爛了
怎麼?沒錢請隨團的攝影師嗎?
可以找張大魯啊!技術多好啊!


小強,我想你應該就是負責創意、年輕族群、包裝行銷性味道較強的文宣頭頭吧
你們的老楊(楊渡)就是深化論述型的文宣主腦吧

再說到他主編的那本《原鄉精神
耶!老實說,乍看之下,好像很中道、有理
但沒有新意耶!
從小馬當主席後
KMT中央黨部外面,就開始掛起蔣渭水、羅福星等人的巨型肖像
表面上看來是種「本土論述」的企圖啦
但是這跟掩耳盜鈴有什麼兩樣?騙得了誰?

你們楊渡那套邏輯,
其實三兩下就被看穿了
從幫台北市文化局出版林江邁女士的故事,試圖作為KMT的二二八事件論述
到這本《原鄉精神
邏輯就是:

1.除了台灣原住民,大家都是“外來”的,所有的文化都是“外來”的(DPP不要再靠腰了)
2.「台灣人」,應該給予很寬廣的定義,多元的包容精神
3.何謂本土?何謂愛台灣?(Do)愛的姿勢可以有很多種


不過老楊真的文筆很好
光靠這三點,就可以虎爛的頭頭是道
什麼第二波全球化、七波移民潮......
口氣滿大的嘛
光憑一本書,就想要翻轉臺灣史,建立一套新論述?
是你太狂?還是你覺得台灣人太好騙?


小馬
你知道,我不是在批評你的愛將小強跟老楊
我們都是「圈內人」(同志!)
我是為了你好才跟你講這些

你要知道你的對手有三頭六臂
(他的國師還會有千百個分身喔!)
你這根本是童子軍在打特種部隊嘛
人家在玩雞巴了你還在玩泥巴
快醒醒吧
人家手下個個驍勇善戰
嘴賤死人不償命的
你找個副座只會陪笑(微笑)有用嗎?

力氣不要用錯地方了
你出這些書、擬這些論述,有用嗎?
你知道綠的人(不管深淺)為何會賭爛你嗎?

你只要說:
我錯了,我大學時不該當爪耙子告密,害很多人被捕;
我錯了,我是真的愛台灣,我只是那時被權勢所逼,加入KMT;
我錯了,我不該選台北市長,害台北市八年沒什麼進步;
我錯了,我不該死道友不死貧道,推我的手下負政治責任,保我小命;
我錯了,KMT當年壓迫台灣人、殺害台灣人,各種不人道的所做所為真的是大錯特錯......

這些只要你有LP講
保證什麼中間、淺綠的選民全被你吸走(除了那永遠的15趴)

不用在想什麼彎來繞去的本土論述了啦
這些你都承認
很多人就自然認同你了啦!

有需要的話,我可以當你義工
幫你寫這方面的講稿

千萬別找老楊寫這種東西
他拉不下臉
而且,他離基層太遠
誰管幾波移民潮呢?他要講給誰聽?


小馬
要加油唷!
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都被人家誤認為是「綠份子」(網友anarch發明的詞)
但其實我很關心你的

還有
你只要承認你是Gay
我就一定把票投給你!

加油了
台灣第一個Gay總統!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7年3月30日  風和日暖


「忘掉趙世琛」手冊印好了。

95學年(2006)12月21日,在「海德格、藝術與政治」這天的課堂上,龔老師把上課地點拉到「新濱碼頭」去看一個展覽─「2006趙世琛個展」。這堂課後,老師要大家寫關於這個展的感想(另外還有「卑賤體、摹體與話語主體」這門課的學生也是一樣)。後來龔老師想到說,大家的評論或是感想有別於一般的藝術評論,非常的多元又饒富趣味,可以集結成一本手冊,名字可以取作「忘掉趙世琛」這一類的。

我們經常把遺忘的技術給遺忘了。然而大家說要忘掉趙世琛,但畢竟花了兩三週課堂的時間提及這個名字、討論他的展覽,還寫相關的文章,怎麼可能說忘就忘呢?不過就在手冊製作完成的時候,「趙世琛」對於修課的學生來說感覺就真的「走入歷史」,就像他的那件戶外裝置作品「化作輕盈來留白」一樣,「趙世琛」已經隨著時間而在我們的記憶中變的輕盈了。但輕盈不是消失,就像被風吹落四散在草地上的白紙一樣,因著我們腳步的移動,都隨時可能再遭逢、拾遺某些片段。

 

2007年4月1日  很想和你吹吹風

趙世琛是誰?其實好像不重要,這只是歷史上的偶然。如果今天在「新濱碼頭」2006年12月展覽的作者是姚瑞中,那麼課堂上的討論以及評論書寫的名字就會變成姚瑞中,換言之,這也可能是邱阿舍、張大柱……等許多人。

也就是說,「趙世琛」只是作為一個事件,在歷史的偶然上與「海德格、藝術與政治」的課堂遭逢,原本的角色可能只是將一個課堂的內容帶往肉身化、現實化、藝術化的討論而已,不過卻隨著手冊的完成,而在「時間性」上切出一道有趣的兩面空間。

藉由個人心得/評論的書寫,給予趙世琛、給予「校外教學」事件一個詮釋、一個歷史定位,於是關於趙世琛(及週遭事件)便不再懸置。而手冊內容、文章雖然都指向2006年12月的「趙世琛個展」(以及那學期龔老師開的兩門課),但手冊企畫構想、集結文字、編輯、美工排版等等行政事務,又非常強烈地、大量地讓我們注意、思考「當下」─07年幾月幾號要截稿、何時排完版送印刷廠、要去哪裡申請經費補助等等─或許手冊製作,正是某種遺忘技術的實踐(或是實驗)吧?

一方面,如果把手冊製作當作一種技術,「趙世琛」似乎可以說是被遺忘了,但另一方面,「趙世琛」這名字卻因為這樣被留下(甚至可能捧紅?),也許未來的某年某月,有人在所辦,或在某處翻到這本手冊,如果我也剛好(偶然地)在場,他跟我討論起這本手冊的種種,那麼我(們)還能宣稱忘掉趙世琛了嗎?

即便「趙世琛」他對這兩門課的修課學生來說,真的只是一個偶然,不過放在歷史之中,以及眾人的詮釋論述後所形成的事件下,這個偶然也就不再那麼偶然,我們便處於必須在忘不掉之中要去忘掉他。

這就好像「可口可樂」不等於可樂(它只是可樂的一個品牌,還有百事等等)、「麥當勞」不等於唯一的漢堡速食餐飲(它只是其中一個品牌,還有漢堡王、摩斯等等),可能有很多人他會說:「我要吃麥當勞」,但是他其實想吃的只是漢堡,但不一定非得要吃「麥當勞」。「麥當勞」這三個字在這個意義下似乎不重要、被解構掉了;但是當我們回到歷史的當下來看,「麥當勞」之所以在這個地方、這個時代被這樣使用(或是濫用、誤用),還是有它的歷史意義存在,無法用一種很天真無邪的方式說解構就解構、說忘掉就忘掉。

2007年4月4日  柴山也有落山風?

而事件/事件的/事件化的思考,這大概是在「海德格、藝術與政治」修課後一串常用的思考關鍵字,因為課堂上經常都會提及「海德格事件」。我當時常在想,為什麼一個德國哲學家加入納粹黨、出任當時希特勒政權底下德國弗來堡大學校長一職,會引起當時及後世這麼多的論戰與激辯呢?那麼是不是很多時候、很多人、事、物都可以用這樣的角度去看?

那麼理論上照這樣講,歷史上豈不是應該有很多「XXX事件」嗎?我們生活的當下,新聞媒體也應該會有不少「XXX事件」的議題可以探討、報導才對?
從「趙世琛個展作為海德格課堂事件」到「海德格事件」有沒有什麼關聯?然而事實上卻沒有看到這樣的現象產生。就好比前第一位得諾貝爾獎(化學)殊榮的台灣人李遠哲,在去年其卸任中央研究院長職務後,也沒有看到任何有所謂的「李遠哲事件」這樣的討論出現。因為在2000年總統大選的時候,李遠哲發表了《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的聲名,公開支持陳水扁,而在陳執政期間,李遠哲也曾多次以學者、理想知識份子的姿態,為教育改革、九二一災後重建等等社會議題實際投身運作。為什麼沒人去討論這樣的政治言行究竟是屬於「個人自由」還是有其需要擔負的學術與政治倫理問題在內部?其行動可否視為其個人思想的實踐呢?《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此一聲明,是個人向國人的良心呼籲,還是這只是選舉的手段之一?

在經過不同人物、事務的「XXX事件」思考“練習”(practice)、比較(差異)後,雖然並無法直接回答「海德格事件」所衍生的相關問題,但這樣的歷程,卻在不知不覺中又更加強了「海德格事件」作為事件的強度與厚度。因為就以李遠哲為例,李氏的學術位置是化學家,或許化學(理工科學)跟政治在思想上、實踐上,關聯性並不高;而海氏是一個哲學家,其公開力統納粹黨,而納粹黨又在之後挑起二次世界大戰、集體屠殺猶太人,這樣的選擇與行動,可以只說是個人的自由、政治的選擇而已嗎?行動的內部是否含有其個人思想精神、哲學工作的實踐灌注在裡頭?如果是的話,這樣有損於其哲學思想的貢獻與價值嗎?我們將要因此而揚棄海氏的哲學思想?

喔,原來啊!「海德格事件」之所以成為一個哲學界的重要(歷史)事件,就是這個事件的種種,正好搔到了哲學界、哲學家,現代科學建制下的大學哲學系所最敏感的神經所在處。海德格其哲學著作《存在與時間》,是在思考「存在」這樣傳統的形上學問題;而師承胡塞爾的他,在知識方法上,又走出自己的現象學方法;而在其加入納粹、出任大學校長後,對於海德格的討論又進到實踐哲學,倫理學的討論層次裡面;其後再加進歷史的因素、物質的條件,「海德格事件」的討論得以可能轉向成為一件「作品」來探討,這時候問題又轉向美學層面。

單單一個「海德格事件」的論戰、詮釋與評論,就從哲學所關注的形上(存有)、知識、倫理、美學問題都涵括進去(也難怪會有這般的強度)。在生物的胚胎學上有句話是這麼說:「人類從受精卵成熟到胎兒的過程,正是重演了胚胎在演化上的進程。」而「海德格事件」也具有這樣的特性,它似乎重演了近代哲學界對於哲學從古至今(當下)所必須、不得不面對的傳統思想、問題時,其思想的演進方式以及關注面向的轉折等這些歷程,這些都是各個時代哲學家、哲學研究者、靠哲學混飯吃的人所最核心關注、焦慮的問題,尤其是在被稱為「後現代」的現代(這裡指的是時間)社會,這些問題提不出新的詮釋、看法(或方法),給不出新的問題脈絡,可能就隨時失去其以「思想」作為現代化專業背景、可以暢談哲學的工作(者)位置。

2007年5月2日  痛風不是一種吹來會痛的風

去年的今天,我開始到陳菊的辦公室上班,這也是我第一次(應該也是唯一的一次)實際親身參與台灣的選舉(第四屆高雄市長選舉)。

我未曾加入過任何政黨(以後也不會想)、也不是從事政治、選舉相關工作起家,要不要從事這樣的工作、而又是為什麼?這樣的問題我也反覆在思考,而且以台灣的政治文化、媒體環境等因素,這樣的投身動作無疑是給了人家貼標籤的機會(XX的人馬、新潮流派系、泛綠……等等)。

我對於自己的認同是比較偏「文化界」的位置,朋友圈也大多是如此,政治圈的友人多半是工作後才認識的(在此「圈」與「認同」的概念先略過不細談),而在台灣的藝術、文化界之餘「政治」的關係大概也呈現兩種極端:一種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能不碰就不碰,就算不得已要碰,也得表現出一切都是「XX歸XX,政治歸政治」,請大家別泛政治化解讀言行。不管心理的立場或是想法如何,在檯面上都是絕不公開用言語、行動去直接碰觸政治人、政治場合的。另一種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力的擁抱政治,甚至就是以政治作為言行、創作等等一切的核心,甚至還公開力挺某種政治立場,或是實際投身相關的競選活動。

而我應該是處於這兩種極端的「灰色地帶」、空隙之中。我熱切關注的問題是,知識與實踐的關係為何?以及如何可能的這些問題?而這樣的問題,我相信答案與看法並不會憑藉著「空想」而來,而是要緊貼著、依附著某個場域(field)、某種情境,甚至某種歷史,才有談論的可能。

「選舉」在台灣的政治文化裡頭,正縮影著台灣的文化、媒體環境、集體認同等等問題,裡面有後現代、有符號、有行動溝通、有認同、有美學、有倫理學、有技術等等問題,非常的豐富又具代表性。也正因為被這樣的特性所勾引,所以得以讓我不顧標籤、色彩(色彩在台灣可是政治顯學)的疑慮而進入陳菊陣營。

當然,如此這般的說明,我並非要暗示、導引任何人,去解釋說,我只是要找一個場域(field)、要找一個位置(蹲點)而已,「陳菊」這個人的一切,皆與我不相干,這樣只是自欺欺人罷了。當然,誰是老闆,這一定是個重要且必要面對的問題,我也不相信海德格擔任大學校長,可以只是憑著可以藉由這樣的職位(權力)來實現其思想、精神,而可以不在乎希特勒這個人的一切(言行舉止、思想等)這麼天真素樸的想法、理由就接任了,一個大半輩子都在思想上工作的人,怎麼可能可以完全不管老闆的思想而合作、並肩作戰呢?

那麼,海德格錯了嗎?海德格的「對錯」於我何干?為何這樣的政治事件在哲學界佔有一格重要的討論地位?

十年後、二十年後,我會怎麼看待自己2006年所投身的這場選舉(政治參與)?

2007年6月27日   你那邊吹什麼風?

今天看了溫德斯(Wim Wenders)的《巴黎‧德州》(Paris,Texas),這突然讓我想起「2006趙世琛個展」。

溫德斯是德國電影新浪潮中極著名的導演,不過他的電影裡頭街充滿許多美國的文化與風情,《巴黎‧德州》也不例外。

1945年5月,德國(納粹)無條件向盟軍投降,同年8月,溫德斯在德國的的英國佔領區出生,他的親戚則在美國佔領區,從小就聽美軍電台、看美國的電影長大,同時期的小孩大概也都是在類似的環境下成長。另外,身為戰敗國的德國青年,在成長的過程中無法引祖國為榮,畢竟在這不久前,德國仍是與「屠殺」這名詞相提並論。在美國佔領下,他們排斥“被污染”的德國本土文化,轉而擁抱遠在彼岸的美國文化。但是後來發生的越戰,也讓德國青年的美夢破滅。

溫德斯的電影,正是二戰後德國的某種精神文化代表─集體內部的空虛,望向某種理想與認同的遠方。而這種感覺,竟讓浮現了趙世琛2006年底展覽的景象(image),在高雄鹽埕區的「新濱碼頭」佈展,透過錄影、網路連線的科技技術,讓我們望向遠方─他的出身地─澎湖,形成某種《台灣‧澎湖》的關係。然而,何謂「現實」呢?在二戰後德國的青年與2007年在台灣的我,都不例外的要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是科技的框架與物質條件皆不相同)。

透過趙世琛、海德格、龔卓軍老師,透過中山哲研所95學年第一學期的「海德格、藝術與政治」課堂的種種作為一個橋樑性質的「事件的事件」,我和德國,和海德格、海德格事件,也產生了一種《台灣(我)‧德國》的創作關係。

這是一件未完成,尚在持續發生的作品。我不知道何時可以忘掉。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裱框


這不是「再見」!
(這不是一支煙斗!)

因為好像不需要道別
台南到高雄並不遠
我們也的確(應該)會再見面

昨天才發現,原來林良恕也認識你
今天你告訴我說,對啊,你們很熟,是張老師時期的同事!

世界真的不大
去年2月跑去泰國認識了你的前同事(好友)
4月來到西子灣面試研究所考試,你坐在教室裡發問
為什麼想念哲學?你這樣大哉問
我用了一套「打架與練武」的招式來回答
不知道這太極拳套路有無擋卸掉問題
但不管如何,這是我現階段真心想玩的武功

今天的通識課最後一堂,各組學生呈現各自做的動畫
這些非相關科系的大學生,做出令人驚艷的作品
你點的野火開始驟燃
又是一場精采的show time

所上的選修課
則是在「團體動力」式的問答中結束
在中山教職的最後一堂課
你還是各種疑難雜症有問必答(當然也有閃躲,但這也是功夫)的回應
這就是龔老師!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課,依然熟悉的味道

這學期最後一次的必修課
你引了「日日移動的腎形石」(《東京奇譚集》,村上春樹)男主角淳平的話
所謂的職業,本應該是一種愛的行為,可不像是那種為了方便而結的婚。
來提點我們
愛智之學
重點在「」(而非在「智」)
淳平的爸爸說
男人一生中有意義的女人不超過三個
你說我們這輩子真的能愛的哲學家也不超過三個
要好好的和他們談戀愛、和文本談戀愛

那些關於台灣的主體性、關於社會、關於樂生......
每次你講到這些都不自覺的激昂起來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一種「愛」的展現

再見!
雖然這不是真的離別
但此時此刻說的「再見」
是有它歷史條件與時間性在裡頭
有存有論的問題,也有美學的手勢

也只能說,再見!

這不是lomo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孽子。高醫座談海報(張雅婷提字)


大家都知道端午節的由來,是紀念嫦娥,喔!不是,是屈原,詩人一枚。 不過近代有學者認為,屈原對楚懷王有愛慕之意,也就是所謂的「斷袖之癖」。

原因大概就是屈原在一些作品中(例如《離騷》),常把楚懷王比喻作美人,把自己比為芳草,所以被認為有同性戀的傾向(真是吃飽撐著,太無聊的學者們)。

不過學者無聊歸無聊,不管事實為何(誰知道呢),就算誤會,這也是個“美麗的錯誤”,就乾脆把端午節當做華人世界的同志驕傲日也不錯!

每年這天可以舉辦同志集體證婚,大家一起來跳愛河(淡水河、濁水溪髒了一點),一方面紀念同性戀的老祖宗─屈原,一方面也會成為具有特色的節慶,說不定還會吸引很多國際觀光客,帶動觀光產業,以及週邊相關的gay bar、T bar、三溫暖、旅館的景氣,順便舉辦影展、書展,也可以帶動另一波熱潮與買氣。這真是一舉數得!

再搭配異業結盟,凡是端午節,同性相吻(嘴對嘴),即可至各大販售粽子店,兌換粽子兩顆;凡是父母與自己兒女的同性戀伴侶出遊、逛街,讓店家拍一張拍立得相片貼在店哩,即可兌換粽子一串。所有的粽子店、賣粽子的攤販插上彩虹旗,粽味飄香、彩虹旗滿街飄揚。(喔耶!)

(如果有哪個地方政府肯支持上述愛滴兒的話,我願意去當義工!)

什麼?屈原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喔?! 好吧!如果你要這麼說,那選個“台灣”的同性戀代表人物吧? 馬小九?不好意思,他也是中國馬;康永哥?他還沒作古;王力宏?嘖嘖!這是你說的喔,我不知道他是不是......

去年,台北市政府已經不再對同志大遊行作經費補助了, 我想蠟筆小新(小郝),軍人世家,應該很恐同,恐怕以後也不會友善到哪去。

台灣的同志驕傲日(月)、跳愛河集體證婚、送粽子活動......何時會成真?
誰知道,同志們,還得再努力囉! 希望哪天有哪個地方政府辦公大樓可以升上彩虹旗!
當然,如果總統府那“根”...,喔!是那“棟”突出的建築上,可以「揚起彩虹旗」,那就真的夠high了!




孽子。高醫座談   


   

好啦!這篇其實是置入性行銷,
2007同志募款晚會又快到了!
相關資訊:
http://blog.yam.com/hotline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柯老大 
(攝影:沈介文  相機:OLYMPUS XA)


我們已經連續好幾週週末約會了
05/26  舊好茶  at屏東
06/02  昆澈佳芳婚禮  at台北
06/09  達魯瑪克  at台東
06/16  臨床倫理知能講座與討論會  at 高醫

足跡踏遍南北東西
柯媽媽
您有沒有大驚啊?

好啦!
老實說
小柯未婚、單身、異性戀
有正當職業(家醫科醫師)
嗜好看電影、登山
以前是烹飪社、童軍團,所以不管是下廚房還是野外炊膳都行
跟丁丁一樣,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人才、好男人

意者洽詢,徵友信箱:
tragicomedy1979@gmail.com

上面那張因為相機特殊,僅供參考用,相親照,請參考這張(又man又帥大特寫):

柯文升

(攝影:吳政龍)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這是「人間條件2─她和她生命中的男人」演出前,演員集體暖身與開嗓的儀式,
大家一起唱「望郎早歸」!

看了真是令人感動,也可以回味人間2的演出情形。

最後吳念真(導演)很感性的講了一些話,
他最後說了一句:「用台語演的戲劇,也可以演的很棒!」
吼!足感心耶!(泣)


※人間條件2的觀後感:
http://epaper.pchome.com.tw/archive/last.htm?s_date=old&s_dir=20070601&s_code=0025&s_cat=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