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又進入了某一種狀態裡?

其實我的純文字檔Note裡,記了很多文章的標題還有簡要的大綱,
不過常常因為沒時間、愛亂跑、覺得沒有料、準備不充分、還有懶
等等原因,就讓它們這樣一直躺著。有時候,放久了,會有一種宿
便未清的感覺,但是久了也習慣了(人性),習慣了就好,世界就還
是這樣很正常的運作著。

有了自己的blog之後,也算是有了一個可以排便放屁的管道,不過
blog的特性也會改變寫東西的習慣。我對於blog的態度,是把它當
類似日記或是自己的文章暫存資料庫看待,所以日常生活很多瑣事
,覺得想寫想貼就放上來,這種習慣的優點,大致就是可以留下一
些生活片段的紀錄,日後要寫什麼、要作什麼,都可以回頭從這些
片段中去找靈感、延伸串聯,另外還有就是養成這種定時排便放屁
的習慣,心裡會感覺比較“輕盈”一些;不過缺點就是,常常這樣
碎碎唸、寫些風花雪月的東西,太久沒寫有主題的文章,好像會突
然覺得腦筋不管用了?

最近有人跟我邀一篇稿,剛好主題跟我以前老早自己想寫的一個標
題有關,只是內容我一直沒好好去構思,想說剛好趁這機會可以把
這篇文章寫出來,不過以前三四個小時就可以打出近萬言的東西,
現在則是要以跛腳的龜速進行。或許,一方面是因為現在不像“年
輕”時那麼衝了,不是有話就說那樣;或許,真的是覺得自己不夠
,也很久沒有好好去讀一本書或是作些像樣的學習;也或許,選擇
了某些東西、遠離了某些東西......

今天一回到住處,就窩在沙發上,不久後,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有時候,我也在想,自己的某些部分,是不是就會逐漸在工作中慢
慢的流失、枯萎掉......?
當然,有得就會有失,只是,得的東西對我真的重要、有意義嗎?
還有失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比較比不重要的嗎?
這都還是待解、未知的課題。

今天隨口問了小黛,看他知不知道一些關於台北進修推廣教育的資訊
,搞了半天,原來他之前一直以為我是“唸很多書卻不知道自己要幹
嘛的研究生”,我像研究生?!從哪裡感覺的?!不知道該哭還該笑
?不過這個誤認,卻讓我腦中浮現了一些人的臉孔、信件、字句,他
們看到、聽到我一步一步離開學校正規教育體制的反應。曾經,我逃
避這樣的期待。現在,我也並不是說不逃避了,只是,我換個角度解
釋我們的關係,不是符合/逃避「期待」的關係,而是他們身分多半是
老師、任教職、或居中產階級的職位,有穩定的(甚至高)的收入、有
家庭,所以這樣的身分來看,我選擇的路都是“阻力不小、且充滿太
多變數”的路,他們那樣的反應總是正常的。只是,不想讓人失望,
好像也是個我難解的宿命糾纏之一?

「為何而戰、爲誰而戰」這是國家每天耳提命面每一位軍人每天都要
去想的問題,就深怕有任何一個人國家認同、身分認同、(其實還有政
治認同)出了“偏差”。其實每個人、每個階段、每個時期,甚至隨時
想到的時候,也都要面臨這種認同問題(為何而作、爲誰而作;為何而
活、爲誰而活),不過我的反射性防衛機轉應該還正常,所以即使我對
於自己生活、生命的大小「為何而戰、爲誰而戰」的問題,就算沒有
答案,還是會不斷的往前走,因為我實在受不了“停滯不前”這種狀
態,太悶了......

不久前,有人說我像流浪狗(哈!我以前覺得自己是流浪者,沒想到終
究是一條流浪狗而已),因為他說我像流浪狗一樣敏感、防衛心強之類
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這樣,不過,其實想一想,還真的有那麼
點像流浪狗。恩,不過千萬不能被環保局還是什麼收容所給抓走才行。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