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N說他爸爸思考的轉速是7200轉,媽媽是2400轉;
而行動方面,爸爸是2400轉,媽媽是7200轉,
他說這是他爸媽相處最大的問題......

以表面上聽來,這樣似乎是互補的阿?怎麼會有問題?
但有沒有問題,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我們常愛問說,你是喜歡跟你氣味相投的?還是互補的另一半呢?(blah blah...)

如果光以用想的、用說的來講,怎麼樣的組合、什麼樣的優缺點,都可以找到
合理的解釋來解釋,例如說兩個人生活有很大交集,我們可以說他們感情、工
作、興趣都融在一起,應該很幸福才是;我們也可以說,兩個人的交集有太多
重疊,所以生活很單調乏味,又例如說,兩個人的生活沒什麼交集,我們可以
說,他們興趣不合,沒什麼話聊;我們也可以說,他們正因生活圈、興趣不同
,可以拓展彼此的視野,豐富彼此的人生......

我們總會試圖去找、去分析兩個人會在一起最關鍵的原因,我們也總以為自己
知道自己要什麼、清楚自己的感覺,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可以很愛某個人、可以持續很久,甚至到一輩子,但我們不一定能夠跟他
生活在一起,而原因,可能只是因為他用完東西後不把東西放好、亂擠牙膏
......這些事情而已......

我不懂你在龜毛什麼;你不能理解我在堅持什麼,有人真的可以懂嗎?
一定要完全的懂才能在一起嗎?......

我愛你,可是我無法跟你在一起......

這中間的「距離」,不是“對不起”三個字就可以填補的......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蕭泰然音樂節遇到C,不會吧?為了音樂會她一個人從美濃騎車到高雄,
不過照C的個性跟興趣,倒是不難理解......

我常說,C是個“傳奇”的女性,有極高度的熱忱跟行動力,尤其是對於這
塊土地的情感及文學。當同一個世代、年紀相仿的學生把青春耗在教科書、
共筆、戀愛、逛街、KTV...的時候,她已經先後在中女中、台大創辦「台文
社」,種下台灣文學的種子......

政治、法律、社區發展組織工作......,她談著她的幾條路,我開玩笑問,
那何時要繼承家業賣肉圓呢?她說,這是她的第六條路......

在我的觀念裡,路,永遠只有一條而已,只是我們為了生活,常常要看現實
的狀況,把自己暫時丟到某個「位置」裡,不過有時候,不小心陷進去,這
一丟,就是一輩子......

某個層面來說,不是我們去「選擇」什麼,我們都是被選擇的,
用屬靈的語言,可以說這是上帝的恩典、指引、旨意;
用宿命的語言,可以說這是命運、命中注定、老天安排;
用社會學的語言,可以說我們都是在體制下掙扎著、在社會裡流動、
在國家及社會的暴力下生存著;
用叔本華的語言,可以說,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要選擇什麼;
用齊克果的語言,可以說「選擇」帶來的痛苦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
服過役的都知道,我們沒得選擇、沒有為什麼、沒有道理,上面說
做什麼就做什麼,“做就對了嘛”......

在選擇裡,我們被選擇;在被選擇裡,我們選擇......

思考跟行動、理想跟現實、夢想跟生活,在這之間,我們都有千百個不願意......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禮拜R從宜蘭下來,當然依照“傳統”,得花一個晚上的時間泡在廟口的
海產攤,只要跟他喝再加上我們班那兩個,那老闆娘差不多可以銷掉一桶
吧?大概......

同時,劉老(劉燦勳 解剖科)在旁邊跟山杏社的老學長姊喝,我本來是沒
注意,後來,他跑來我們這桌,直接叫出我的名字,說他認識我,救命阿
!怎麼會這樣子,他怎麼會認識我?雖然我有跟山杏社去他家喝過酒沒錯
,但是他那時不認識我阿,而且他根本也不知道我有去過他家這回事,那
是怎麼認識我的啊?還叫的出全名?!
他是說,從bbs板上認識的,他說只會逛山杏社、阿米巴、高青三個版(哇
,這樣以後不能亂說話了,要收斂一點),我是知道他本來就有逛山杏社
版的習慣,還會回文章(這種行為對高醫的老師來說很少見吧),但是不知
到他還會逛阿米巴跟高青(不過也不難理解),其實我那個時候已經快接近
意識模糊了,不過還是很高興,雖然我知道這種可能只是客套、鼓勵性的
虛幻成就感,過兩天就會“醉意全消”了,但是被劉老認識,心情還是很
好,因為上次去他家喝過酒,就很欣賞這個老師,看到山杏社每個人見到
他都是又摟又抱的,畢業的學長姐在外面事業有成的,也都還是很尊敬他
,一個漢人當原住民社團的指導老師,可以當到這樣已經不簡單了,而且
他是用生命在指導,跟他們一起喝酒、一起哭、一起瘋、一起唱歌,很率
性、很真誠、很可愛、又有童心、又很包容......怎麼在白色巨塔裡,有
這種人在教大體?這是我以前認識他的第一印象......

哈!I很哈他,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他......

唉,不過後來吐了兩次,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家的,沒能跟老師聊到什
麼,希望下次有機會在遇到他......

劉老,謝謝你......

==
三年前吧,第一次在R家喝酒喝到吐,吐的感覺很爽,雖然吐出來的是胃裡
的東西,但是感覺上好像也把心裡的東西、一肚子大便都吐出來了,有一身
輕的感覺,不過吐完隔天就很難過了,尤其是胃跟頭,碼的......
記得那次吐的時候,我還一邊舉著右手,一邊叫著“我是最強的...”,
有時都不太想承認自己真的作過這種事,因為真的太蠢了、太丟臉了,
那時候,還把自己的暱稱改成「高舉右手」,但後來也忘了這件事,只是
有時候整理以前的信、文章時,看到暱稱又會想到,哈......
但「青春」阿,不就是這樣嗎?

喝到吐,隔天真的會很難過,然後都會想,以後不要再喝了,可是我自己也
知道,這不可能,因為,人生的滋味,就是差不多像這樣,
痛苦是一定的、噁心是一定的、難過是一定的、chaos是一定的、mess是一定
的、bullshit是一定的......,但那又怎樣,醒了,臉洗一洗,還不是要出去
面對新的一天,一天又一天......
管他是真的醒還是怎樣,不要去找那界線,堅持去找的人,大概不是自殺就是
坐「愚人船」去釣魚了......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亞錦賽中華隊兩勝一敗,可以進軍雅典奧運,不過大家應該對日本那場印象深刻吧(0:9),記得隔天《蘋果日報》頭版都是照片,用了很多分割的小照片,每張都是臉孔的特寫,有塗油彩的、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失望、難過、落寞......

我們總愛緬懷金龍少棒、紅葉少棒的時代,那是一種驕傲、一種榮耀、一種集體記憶、一種集體意識。蔡明亮說,去電影院看電影最大的不同是,那種千人同哭、千人同笑、還有看別人看電影的反應那種感覺。每次中華隊出征,大家看著轉播也是萬人一起歡呼、一起失望、一起幹譙,我們的焦點是同一個,大家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大家」是一個「人」一個「人」這樣連結起來的,但連結的方式有很多,如果靠政治、制度、組織、法律這些力量來連結,就是一虛弱的鍵結力,但如果博感情進去,這種力量就大到可怕,絕對超乎任何人的想像,而且很美、很美......

國家,它龐大、又無所不在,也正因為無所不在,所以在某個層面來說,也感覺好像不存在一樣。正當我們為中華隊加油吶喊的時候,正不正名、公不公投、獨不獨立,都不重要了,有些事不用多說或爭辯,事實上,它就是那樣,它就是存在......

我一直覺的職業運動可以是一個國家的indicator,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政治、教育等問題,不是我沒信心,我是真的覺得我們難以跟美國、日本(以非共產主義國家來說)抗衡,不是我們沒人才、不是我們比不上人家身強體壯,而是一種“土質”的問題......
我很相信,什麼樣的土壤會長出什麼樣的花來,酸性的土壤絕不會長出鹼性的花來(有的話,那也叫「偶然」或「僥倖」,不是「常態」),想想看你週遭所認識已為人父母的人,有多人願意栽培兒女成為運動員,而不是像一般人一樣念高中大學研究所呢?如果你自己是父母親的時候呢?週遭的人還有多少人有那種迷思是,“運動員都是那些成績不好的小孩才會跑去練的”呢?......

如果政治、教育等等不配合的話,我們的棒球路還有很長要走,其實,應該說,需要等集體的價值觀這種東西轉變吧?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跟人聊天,H跟C各說了一個小事件,應該說是一個“畫面”,
這兩個畫面,讓我印象很深刻。
C說,有一天,她提著兩個水桶(10L)要去提水,突然心血來潮,跟樓下的管理伯伯借推車,兩桶水加滿後,用推車推回來,覺得很輕鬆,不像之前要一手提一桶,很重;而在更之前,則是有男友可以“依賴”......

為什麼之前不會想到要借推車呢?
加完了兩桶水,突然覺得“釋懷”了許多......
神奇的是,回去的時候,阿伯還跟她說了一些話,都還滿符合她的近況,奇怪?阿伯不可能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啊?

H說,她之前在學爵士舞時,一直看著老師在鏡子前跳舞,老師就問她,妳為什麼要一直看著我跳呢?為什麼不在鏡子前面自己跳呢?看我跳沒有用啊?這樣永遠跳不出自己的(舞)......
H說,那時自己突然覺得之前六年不知道在幹什麼,從這刻開始,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我自己常覺得,看完「紀錄片」,都會有那種“啊!我又可以活好久...”那種感覺,
有時候,其實“聊天”也有這種感覺......

其實把人像包心菜一樣,一層一層剝開,最裡面剩下的東西,應該只有兩三樣而已,
其中一樣,就是「寂寞」,
而且,很深很深......

tragicome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